精彩小說盡在匣子小說導航網!手機版

首頁靈異 → 妖鬼異聞錄

妖鬼異聞錄

余陰 著

完本免費

  妖鬼異聞錄是由網絡作家余陰最新創作的一本靈異小說,該小說的主要人物是秦超。全文講述了爺爺說人鬼殊途,小時候不懂,與一群陌生朋友結伴嬉鬧。直到秦超差點死在陰鬼手里的時候,才恍然知覺爺爺的忠告。百鬼圍其屋,只為奪我性命。是非善惡只在一剎那,我手執長劍,一路上腥風血雨,步步緊逼我的不是一直以來想要我性命的厲鬼,而是我那撲朔迷離的秘密身世。是人是鬼也好,是何來歷也罷,只求因出有果,善惡終報。
  四叔的身邊圍了一群人,但與門外看熱鬧的村民不同,顯然院子里站的都是這家的家人,有幾個女人躲在一旁小聲兒抽泣著。
  我心里覺得事情不好,不然四叔也不會在這里畫辟邪用的黃符。
  李軍政冷不丁兒地將頭伸到了我肩膀旁邊,小聲兒對我說道:“秦超,我看咱還是下去吧,我怎么感覺背后涼颼颼的。”
  我看了眼李軍政那沒出息的樣子,“瞅你拿點出息,沒見過世面的樣子。”

174萬字更新:2019/10/22

在線閱讀

  妖鬼異聞錄是由網絡作家余陰最新創作的一本靈異小說,該小說的主要人物是秦超。全文講述了爺爺說人鬼殊途,小時候不懂,與一群陌生朋友結伴嬉鬧。直到秦超差點死在陰鬼手里的時候,才恍然知覺爺爺的忠告。百鬼圍其屋,只為奪我性命。是非善惡只在一剎那,我手執長劍,一路上腥風血雨,步步緊逼我的不是一直以來想要我性命的厲鬼,而是我那撲朔迷離的秘密身世。是人是鬼也好,是何來歷也罷,只求因出有果,善惡終報。

免費閱讀

  四叔的身邊圍了一群人,但與門外看熱鬧的村民不同,顯然院子里站的都是這家的家人,有幾個女人躲在一旁小聲兒抽泣著。

  我心里覺得事情不好,不然四叔也不會在這里畫辟邪用的黃符。

  李軍政冷不丁兒地將頭伸到了我肩膀旁邊,小聲兒對我說道:“秦超,我看咱還是下去吧,我怎么感覺背后涼颼颼的。”

  我看了眼李軍政那沒出息的樣子,“瞅你拿點出息,沒見過世面的樣子。”

  還沒等我說俺,李軍政噗通一聲跳了下去,按照李軍政這個身形體重,還沒等跳下去沒把泥地砸出個大坑,院里的人就看到了我的露在院墻上的腦袋。

  四叔也聽聲兒往我這邊看來,我一驚,連忙縮回腦袋跳了下去,同李軍政兩個人像做了賊了老鼠跑出了胡同。

  李軍政有些害怕,我就讓他先回去了,回家的時候天兒還沒完全黑,在半路碰到了葉靈。

  葉靈見我,“你怎么在這里?”

  我撓了撓頭,沒見見到葉靈就覺得不好意思,“我去找李軍政了,你呢,怎么在這里,吃完飯了嗎?”

  葉靈深邃的眼睛看著我,表情漸漸嚴肅,“快回家吧,今晚早點睡覺,就不要出來了。”

  我正好奇著葉靈的這句話到底在對我暗示著什么,轉頭的時候葉靈已經走出離我很遠了。

  剛到家里的時候,四叔也回來了,見到我什么話也沒有說,只是拉著一張臉。

  和四叔吃完晚飯,便被四叔叫到了房間,見我,“今晚你四嬸在隔壁鄰居家,你就過來和我一起睡吧。”

  我正好奇著,越來越覺得今天傍晚發生的事情不簡單,“我自己一個人睡習慣了,今晚我就不過來陪四叔了。”

  四叔突然抬起頭,怒道:“我不是怕一個人睡覺,讓你過來就過來,哪那么多廢話!”

  見四叔莫名的生氣,只好回屋抱著自己薄薄的被子回到了四叔的屋里,將被子鋪好,四叔脫下外套上了床,看到我的被子,“你平常就蓋這個?”

  我點了點頭,四叔默不作聲地走到床邊的大衣柜,從最底層抽出一床新棉被出來,丟在我面前,“舊的那床鋪身子底下,以后你就蓋這個吧。”

  嶄新的被子應該是四嬸當年的嫁妝,那個年代女方出嫁的嫁妝除了細軟就是十幾床棉被了,棉被也被四嬸保管的很好,多少年過去了依舊嶄新。

  我哪能用四嬸的嫁妝,四嬸明天回家知道了,還不得又厭恨我幾分,連忙推卻,“不用了四叔,我蓋這個正合適,暖和舒服的,已經習慣了。”

  四叔冷冷看了我一眼,“讓你蓋你就蓋。”

  只好接過被子,將舊的那床被子疊好放在一旁,新被子只趁著四叔不注意的時候挪到了一旁,等著明天一早將被子還回去。

  四叔關了燈,房間陷入了死寂,我知道四叔沒睡,連鼻息都很輕。

  想起傍晚發生的事情,忍不住問道:“四叔,那家人請你去做什么?”

  四叔嘆了口氣兒,語氣比白天里緩和許多,“你大了,我知道有些事情也瞞不住你了,有些事情你也該多知道知道了。”

  我摸不清四叔這番話什么意思,四叔翻了個身朝向我,但我們之間還是有段距離,“秦超,你跟四叔說實話,從你辭了上份工作之后,心是不是就一刻也沒在村里。”

  聽后,我心里一咯噔。

  我自認為自己是個很善于掩藏自己情緒的人,曾經一度刻意訓練過自己的一言一行,盡量不讓任何人在于我的交談中看出我的心思,以及我臉上任何一種表情背后的情緒。

  但是,盡管我如此刻意而為之,刻意保持一種對任何事情都不在乎的模樣,也還是逃不了四叔犀利的眸光。

  黑暗中,習慣性掛在我嘴角的淺淺笑意暗淡了下去,我絲毫不顧及的擺出一副冰冷的面孔來,眸中暗沉,心情低浮。

  “我知道你這個孩子,小時候你就跟其他孩子不一樣,做什么事情從來不會隨波逐流,雖然不討大人喜歡。”

  我能清楚的感覺到,四叔看向我灼烈的眼神兒,有點讓我不舒服,一種被人看穿了的不舒坦。

  “四叔,我還是那個秦超,沒有變過的。”

  四叔輕輕一笑,翻了個身,仰躺一旁,“油坊老劉十一歲的閨女被邪物上了身,張牙舞爪地不像個人,我趕到的時候孩子已經沒氣兒了,你說恨不恨人。”

  我聽后心里一驚,果然我的直覺沒有錯,“沒救了?”

版權說明

網友評論

發表評論

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

最新評論

更多評論

為您推薦

靈異小說排行

人氣榜

安徽今日快三预测和值